逆水寒素问:張鳴:網絡吃白食會終結嗎?

逆水寒官网网址 www.vvfpc.icu   文/張鳴

  紙媒式微,電視岌岌可危,當今世界,如果說還有媒體的話,網絡可謂一枝獨秀。但是網絡媒體,在內容方面,卻是靠吃白食長大的。就中國而言,眾多的網站,除了一些新聞報道是從平面媒體上買來的,剩下汗牛充棟的文字,其實都是白得的。已經有十多年了,就作者而言,不知道有多少文字在網間傳播流布,卻從來沒有人來問過你。轉載的時候,能把你的名字留下,已經算是客氣的了,有的干脆就成了無名之文,或者換上了別人的大名。

  都說網絡侵權的官司可以打,但卻沒有見哪個打贏過。雖然說,有少數門戶網站已經開始嘗試付費,但這樣的好事,對作者來說,還相當稀罕。而且好事,也僅僅限于有名的作者,眾多籍籍無名之輩,只能望網興嘆。好消息終于來了,作家棉棉狀告谷歌侵權的官司贏了,獲賠5000元。雖說獲得的賠償有點可憐,但畢竟有了初一,興許就會有十五。

  當然,現在就說網絡白吃時代就要結束了,肯定有點早。對于著作權的認識,國人基本上還處于草昧時代。抄襲偷竊什么的,就不用說了,至今為止,連學術界對此都毫無辦法。一些學界大人物的抄襲案,包括校長、院士,最終都不了了之,何況文學界,藝術界?不管怎么折騰,官方都不出手,出手也是護著自己的大腕,哪怕證據明晃晃地擺在那里。打官司吧,法院居然可以在李逵和李鬼之間,判李鬼勝訴,你說讓人怎么辦呢?

  更可怕的是,讀者對于作者的著作權,也很不以為然。在我們這里,賣盜版和買盜版的,都沒有任何羞恥感。很多人覺得某本書不錯,直接就將之掃描上傳,說是給大伙謀點福利。在眾多的讀者眼里,寫書的人,理所當然應該給大眾提供免費產品。因為多數讀書沒有寫書的有錢,屬于弱勢,理應被幫助。每次在網上討論著作權問題,都要被人罵。罵你的人,理直氣壯。如果拿人錢財,沒人認為應該,但白用白看人家用心血寫出來的文字,卻完全無所謂。

  人們也許不知道,如果這種狀況繼續下去,我們這個國家,將會沒有人有積極性寫作,創作,也就窒息了。因為世界上不可能有太多的人樂意做文字義工,總是提供免費產品。精神產品,也是產品,而且是更珍稀的產品。

當前:

真話

上一篇:文革結束,李大爺的家沒有了

下一篇:果智法師:我為什么還俗?